必看案例: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应该怎么用、如何管!

发布者:董功攀发布时间:2018-06-21浏览次数:13

 所谓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即通过测绘形成的,涉及国家秘密的数据、信息、图件以及相关技术资料的数字化形式成果,最为常见的是多种类型的电子版涉密地形图。

近年来,数字化测绘成果失泄密案件比例大幅上升。“保密观”对此进行了梳理——

典型案例解析

案例1:违规存储、处理

 2016年4月,某州保密局接到有关部门转来案件,线索直指几名测绘人员。

 经查,自2013年起,杨某、徐某、石某在履行审批手续后,先后数次到所属勘测设计研究院档案室领取涉密测绘成果光盘(由该院统一向测绘与地理信息部门申领)。为工作便利,3人擅自将光盘内容拷贝到单位配发个人使用的连接互联网计算机内,随后将光盘退回档案室。这几台计算机长期存储涉密测绘成果,直至案发。

 勘测设计研究院从测绘地理信息部门申领成果、3名当事人从档案室领取成果,都履行了相应的审批手续,但当事人不顾测绘成果的涉密性质,将光盘内容导入非涉密计算机存储、处理,构成了保密违规行为。

案例2:擅自扫描、保存

 2013年,某地质工程勘察院接受相关部门委托,承担了有关环评项目。当年5月、12月,因工作需要,该院助理工程师张某从单位资料室借用了3幅标明“秘密”的地质图,自行扫描存于计算机中。

 违规采取复印、扫描、拍摄、翻拍、摄录等手段并进行数字化处理而形成的各种载体,同样承载了涉密测绘地理信息数据等国家秘密,应进行严格管理。违规数字化的问题在少数用图单位较为严重,尤其是使用连接互联网的非涉密信息设备对纸质涉密地图进行处理存在极大泄密隐患。

案例3:保密管理不善

 2015年8月,相关部门对某街道办事处进行保密检查时,发现遗失1张涉及该街道辖区范围地形图的秘密级测绘资料光盘。经查,2012年3月,街道办为保障辖区内城中村等改造建设,向测绘与地理信息部门申请所需材料,职员黄某将申领的光盘带回单位,但由于管理缺失,最终导致光盘去向不明。

 对于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来说,相关载体的丢失、被盗是一个重要风险点,这也与数字化成果中信息的易复制性密切相关。

案例4:制度执行不严

 2011年前后,某研究所在承接项目过程中,委托方在未事先告知保密事项并进行提醒的情况下,将涉密地形图电子文件混放于普通文件资料内移交该所。该所资料接收人杨某未认真清点核对,将存储资料的移动存储介质作为普通材料移交项目负责人马某保管。2014年1月,该所技术员李某在更换计算机硬盘后,将项目相关资料拷贝进本人使用的互联网计算机。

 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的表现形式是电子文件,只有用特定软件将文件打开后才能看到包括密级标识在内的具体内容,在管理松懈的情况下特别容易导致泄密后果。

保密“三招”

 纵观上述案件,可以发现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失泄密案件特点鲜明:

 一是涉案文件资料数量大,复印件较多,失泄密风险点也较多较散;

 二是中间成果和衍生产品普遍没有纳入保密管理;

 三是不按规定销毁、私自留存的现象较为常见。

 同时,操作人员的思想心理因素也是造成失泄密的重要原因。使用目的或项目完成后,部分用图人员将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视为单位资产,没有意识去主动进行销毁;少数涉图人员也将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视为自己的工作业绩和专业资料,私自留存使用,为泄密创设了温床。

 那么,应该如何强化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保密管理呢?

 1.加强技术防护。生产、制作单位应当加快对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分发控制和追本溯源等技术的研究、开发与运用,大力推进文件加密、电子水印等保密技术防护和审计措施,逐步减少乃至停止生产、制作无保密技术措施的数字化测绘成果,从源头上消除泄密隐患。

 2.强化保密管理。保管、提供单位应当按照先归档入库再提供使用的规定管理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签署《涉密基础测绘成果安全保密责任书》,向申请使用单位明确告知管理和销毁的相关要求(最好以书面形式)。

 3.全过程监管。用图单位应当按照被许可的使用目的和范围,不断规范使用流程,明确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只能在本单位涉密信息设备、系统和工作环境中处理。在使用完成后,销毁除按照规定应当汇交、存档之外的全部涉密数字化测绘成果及其衍生产品。

本期编辑:齐琪(此文转自:保密观微信公众号2018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