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通信总站丢失密件 找回发现无涉密信息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3-09-23浏览次数:4

2011年5月底,某通信总站枢纽站因丢失一份秘密文件,在官兵中引起轩然大波。然而,当该站经过排查最终找回这份文件后,却发现这份文件竟然没有任何涉密信息。追查这份文件的过程中,该总站由表及里,追根溯源,依据法规纠正了机关随意定密的现象。

秘密文件竟无涉密信息

前不久,该总站对去年下发的各类文件进行清查。在枢纽站的文件收发登记本上,该总站机要股黄参谋发现一份文件不知去向,登记本的密级一栏赫然写着“秘密”字样。

此事立即在枢纽站官兵中引起轩然大波。大家明白,本单位担负的保障任务涉密程度高,去年又被上级评为保密工作先进单位,出这种事既不应该更出不起。枢纽站党支部立即召开支委会和军人大会,采取点验方式,逐个角落进行拉网式排查,最终在上等兵小胡的考学资料中找到了这份文件。

小胡是枢纽站团支部文体委员,吹拉弹唱是行家里手。去年,枢纽站收到总站《关于组织总站“兔飞猛进”迎新春文艺晚会的通知》后,教导员史志强指派小胡按照通知要求进行节目排练。结果,小胡不负众望,排练的节目受到官兵和家属一致好评。晚会结束后,他觉得文件没有什么涉密信息,就随手将文件夹存在了考学资料中。

找回这份秘密文件后,总站保密委员会审核发现,这份套“红头”的普通文件,没有任何涉密信息。排查结果显示,去年基层文件登记本上登记了63份涉密文件,平均不到6天就有一份。

随意定密导致密件泛滥

“这件事问题出在基层,根子却在机关。”该总站主任周某从涉密文件满天飞现象入手,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根源。调查发现,枢纽站文件柜中的63份标密文件,含涉密信息的仅为48份,约为总数的76%。

追踪一份秘密文件的下落,竟然追出了涉密文件的泡沫化。该总站围绕“为何乱标文件密级”这一问题,组织领导和机关干部深入开展讨论。少数机关干部认为,把自己所分管工作的文件密级定得高一点,便于工作落实。有的实打实地说,有些文件到底该不该定密、定什么密级,自己心里也没底,参照以往怎么标就怎么标。更有个别机关干部认为,低密高定,甚至不该标密的也标了,终归是小心无大错,总比在自己手中造成泄密隐患强。

对少数机关干部的错误认识,史某带头诉起了苦:“机关随意降低定密门槛,增加了保管涉密文件的负担。同时,低密高定,导致涉密文件泛滥,反而淡化了官兵保密观念。”一营文书舒某对此也有苦衷:本来一般性文件可以直接发到基层,因保管涉密文件手续严格,发放和接收都必须专人签字,因此他每次都要跑到机关领取。

依据法规明确文件定密程序

该总站保密委员会调查发现,虽然按规定下发涉密文件须经保密室统一归口办理,但个别机关部门为图方便,一般都是自行拟写、自行定密、自行下发,导致定密出现随意性。一周后,该总站拿出了此事的处理意见:秘密文件必须按照密级保管,枢纽站进行一次保密专题教育,认真吸取教训;对随意定密的现象,总站机关进行一次教育整改。

为此,该总站组织领导和机关干部认真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密条例》,依法破除模糊认识。通过教育引导,使大家认识到,随意定密表面上看是工作方法问题,实际上却是工作随意性大、作风不严谨的表现。

与此同时,该总站依据法规明确党委、保密委员会、机关职能部门、保密室的具体职责、权限和义务,严格规范定密的界限,明确区分涉密文件与普通文件的界限;规范定密权限和程序,规定所有涉密资料必须由部门领导、保密委员会主任、分管领导审批后,交保密室统一编号,需定密的文件交保密委员会审查、确定密级。从而,有效解决了涉密文件泛滥的问题。